承认韩国电影比我们牛就那么难吗?

八卦来源:神马影院午夜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7-21 02:58

  《熔炉》《素媛》《82年生的金智英》这些触及到沉重社会议题的韩国电影,在本土都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

  曾经用《杀人回忆》《母亲》等片惊艳世界影坛的奉俊昊,从好莱坞电影中汲取了许多养分,他最擅长的,就是在精彩刺激的类型片中,注入自己对于社会的思考。

  据悉,本片在奥斯卡的公关宣传费用是100多亿韩元(约人民币5800多万),巨额的公关宣传投入,让《寄生虫》拥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在纯商业片领域,《我的野蛮女友》《釜山行》《哭声》等韩国电影,也一次次在亚洲甚至全世界掀起热潮。

  在许多影迷眼中,奉俊昊甚至不是最优秀的韩国导演,李沧东、朴赞郁、洪尚秀等导演的作品,艺术性都要胜过他。

  事实上,从《寄生虫》摘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开始,就有许多中国网友质疑这部电影的水准了,直到这两天,认为它过誉的声音越来越多。

  2019年,是韩国电影诞辰一百周年。去年5月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后,奉俊昊曾对媒体表示,“虽然我今天在戛纳拿奖了,但我不认为自己是唯一能代表韩国电影的导演。韩国电影史上诞生过很多大师级导演,而我只是运气很好,能从韩国走向世界。“

  就像影评人波米说的,韩国娱乐产业把《寄生虫》送上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宝座,而中国的娱乐产业把高以翔送上了纪念逝世影人环节。

  走在我们前面的日本电影人尚且如此,而我们要想奋起直追、迎头赶上,也必须清醒地面对如今的差距。

  在如今这个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的时代,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全世界共同面对的难题,又用一个寓言化的故事精准地表达了出来,这正是如今的好莱坞所缺乏的东西。

  他在贺词中强调,《寄生虫》的成功是过去一百年里所有韩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结果,“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并放心大胆制作电影的环境。”

  之前从来没有入围过奥斯卡的韩国电影,此次初次入围就创造了历史,成为奥斯卡诞生近百年来,第一部夺得最佳影片的外语电影。

  纵观近十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绝大多数都是历史题材,能像《寄生虫》这样如此精准地描绘现实的,几乎不存在。

  目前为止,《寄生虫》在北美外语片票房排行榜上,暂列第6位;而在奥斯卡之前,它也已经斩获了127个重要的前哨奖。

  为此,奥斯卡的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这几年一直在为提升成员性别和种族的多样性而努力。

  进入新世纪后,张艺谋又凭借《英雄》提名最佳外语片,李安的《卧虎藏龙》更是在第7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斩获包括最佳外语片在内的4项大奖。

  根据2018年的数据,当年韩国电影市场观影总人次达到了2.16亿,这已经是韩国连续第6年观影人次超过2亿。要知道,韩国总人口才5000多万。

  当我们在本届奥斯卡的纪念逝世影人环节中,看见高以翔那熟悉的笑容时,除了伤感,我们是否还会有一点点反思。

  《卧虎藏龙》《爱》《罗马》这些外语电影都曾入围过奥斯卡最佳影片,法国、意大利、日本这些国家都曾在奥斯卡的舞台上战功赫赫。

  最近这几年,学院每年都在疯狂纳入新的评委:其中2015年新增322人,2016年新增683人,2017年新增774人,2018年新增928人,2019年新增842人,总共新增了3000多人。

  知道《寄生虫》获得大奖后,日本导演内田英治发布推特说,“《寄生虫》引起了我们(日本电影)与韩国电影水平差距的讨论,要改变电影,国家的文化结构势必要改革。韩国做到了,电影公司改变了文化政治与法律,创作者改变了观众。李沧东也担任过文化大臣,日本的文化只在政治形态的底层。我别无选择,只能继续磨练自己,加油啊!”

  本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也就是之前的最佳外语片)颁奖前,播了一小段片子,回顾了许多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的外语电影。这其中,就出现了《霸王别姬》《卧虎藏龙》《花样年华》《重庆森林》等经典华语电影的身影。

  所以,《寄生虫》能拿奥斯卡最佳影片,绝对不是一个单一的事件,它所反映的,是韩国电影工业乃至整个娱乐业的胜利。

  而就在审查制度废除后不久,奉俊昊的长篇处女作《绑架门口狗》问世,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他也和其他的电影人一起,让韩国电影得以飞速发展。

  《洛杉矶时报》2012 年的一次调查指出,5100 多名成员中,77% 为男性,非裔占比只有 2%,拉丁裔还要更少。而2019年,来自59个国家的成员加入后,让总人数中女性比例提到到32%,有色人种族裔比例提升到16%。

  以前我们总说,奥斯卡的获奖名单,全是那群白人老男人评委的口味。这些年,有关“Oscars So White(奥斯卡太白了)”的批评,也从来没有间断过。

  之前,奉俊昊曾在采访中表达过自己作为韩国电影人的幸运,“电影院和 VOD 点播在韩国都非常流行,在每一个居民区都有多块银幕的电影院。韩国的每部电影平均观影人次是全球第一或者第二高。”

  1997年,金大中政府提出“文化立国”的策略,随后彻底废除了电影审查制度,取而代之的是电影分级制度,同时电影产业成为了政府重点扶持对象。

  而《熔炉》的上映,甚至催生了针对性暴力犯罪的“熔炉法”的诞生,成为一部改变了韩国法律的电影。

  你可以说,金棕榈是几个评委的选择,夹带着评委的个人偏好,所以带有一定的偶然性,那么评委众多的奥斯卡呢?

  在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中,他凭借《寄生虫》四次登上舞台,先后捧走了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四项大奖。

  90年代,张艺谋以《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两度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陈凯歌和顾长卫以《霸王别姬》分别提名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奖。

  如今,韩国电影在国际上获得了空前的关注,甚至可以这么说,整个2019年是属于《寄生虫》的一年。

  第一次上台领奖时,他说,“写剧本是一趟孤独的旅程,我们写剧本不是为了代表国家,但这是给韩国的第一尊奥斯卡奖杯。”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其它网站,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copyright©2020 神马影院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