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大胜: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港片

社会来源:神马影院午夜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7-21 02:57

  而在《一代宗师》上,这些问题需要更多角度的考虑,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有小沈阳和赵本山的加入,这部电影仍然很“王家卫”,香港电影就有这个境界。但《一代宗师》不是流水线上的作品,而是耗费八年,投入巨资,但它仍然取得不俗的票房。和传统港片相比,他是个高精尖的产物,迥异于过火癫狂徒求快意的类型,是香港电影最为稀缺的东西。当大师归位,《宗师》到来,以秋风扫落叶的姿态横扫金像奖,打破了《甜蜜蜜》和《寒战》的记录,以14项提名,12个奖项傲视历史,而王家卫仍然注定要在“念念不忘,自有回响”中成为香港电影一个永恒的艺术坐标。

  林超贤的《激战》最终只拿到一个影帝,张家辉是当红炸子鸡,角色设置也有讨好之嫌,难度上远不及梁朝伟。但《激战》更大的意义是它泛亚洲的制作思路,一部电影的重要演员来自四个地区:香港的张家辉,内地的梅婷,台湾的彭于晏,马来西亚的李馨巧,使用的是多国部队,表现的主题确实最“港式”的励志。这说明香港电影并没那样的纯粹精神和门户之见。反而是一味追求“自我”而老气横秋的《扫毒》,提名不少却又一无所获,尚不如麦浚龙用一帮老演员“借尸还魂”仍能做出自己的一点新意。

  香港电影按黄秋生的说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是“港产片”,之后是“讲铲片”,最后是“产港片”,这是一个好的时代,我们处在讲铲片和产港片的界限,在本届提名的诸多电影中,卖得最好的是《西游降魔篇》、《激战》、《扫毒》、《风暴》、《中国合伙人》等提名电影,一清色的合拍片,电影人学会了应对内地市场,也学会了安抚香港观众。于是“产港片”便不再有什么严格的界限,以《一代宗师》为例,这部电影获奖12个,其中半数得奖者都不是香港人,徐皓峰、张晋和章子怡是内地人,摄影师菲利普·勒素是法国人,作曲的梅林茂是日本人,音响师本杰明·柯蒂斯也非香港人。

  但平心而论,《僵尸》的两个奖也不能让人信服,只比视觉效果,《一代宗师》是个极致,《神都龙王》则是最新科技,这个奖的意义恐怕更多是用作鼓励。惠英红的获奖,或多或少也是因为女配中没有太亮眼的表演,也让她最终集齐了女主和女配。黄修平的《狂舞派》拿到三个奖项,新晋导演和最佳新人是呼声最高,板上钉钉的,最佳歌曲也说得过去,它除了反映出一个青年导演的功力,更重要的意义则是近乎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类型。对于这些年轻导演,包括提名的袁锦麟,金像奖可谓极为看重,典礼的开幕表演是这三个剧组的时间,明显透射出对这些人极高的未来期望。

  这届金像奖呈现的一个典型状况是内地电影和香港电影的交互性,在五个提名最佳编剧的作品中,四部电影都有内地编剧参与创作,三部是内地编剧主导,其中余曦成为韦家辉的关门弟子,薛晓路和徐皓峰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师,周智勇和张冀是内地知名的编剧。这种潜入已经变得越来越潜移默化了,但你不能否认,是徐皓峰投身故纸堆钻研武学和道学的根基,赋予了《一代宗师》非凡的意境。

  (文/灰狼)第33届金像奖是香港电影的“大年”,也是损失最大的一年,在热烈表扬《一代宗师》的同时,他们也对过去一年逝世的20多位影人进行了缅怀,这些人之中有邵逸夫、刘家良、午马等邵氏公司的奠基人和良将。这是一个时代真正的过去,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香港影人有必要弄清楚港产片的真谛,而不是一味哀号、责难和追忆,黄秋生在台上所说的自然是这一届的点睛之笔,“我要和大家讲一讲‘港产片’,我去百度了一下也不贴切,然后又去维基查了一下:第一个答案是王晶,第二个是刘德华,第三个是烂片之王黄秋生……我觉得这个一定靠不住,而且没有成龙。最后我只有Google一下了。Google的结果,港产片就是,开心!(Have Fun!)”。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香港和内地的合作已经密不可分,也能彼此互补,早在本届终身成就奖得主张鑫炎的年代,这种互补就已经开始,他从内地武术队挖来李连杰,成全一个功夫时代的开始,而张鑫炎又曾在后来在内地拍电影和电视剧,再以《太极宗师》捧红吴京,连1998年的《水浒传》都是出自他跟袁和平之手。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其它网站,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copyright©2020 神马影院午夜